下著雨的周日,似乎到哪都提不起興趣。沒有胃口的時候,「點心」兩個字很自然的就從腦海中浮現。我說:「去吃港式飲茶吧。」瓶子媽加了一個條件:「要近一點的。」於是,我們就來到內湖愛買的潮樓。

這家餐廳已經來了很多次了,今天吃的也不特別,有什麼好寫食記的?也許是因為最近寫上癮了,也許是對於「做點記錄」這件事開始上了心,天曉得記下這些有什麼用,但,寫幾個字,其實也費不了多少時間。

瓶子媽肚子不舒服,點了一個皮蛋瘦肉粥,我本來就是要吃點心的,就一口氣點了蝦餃皇、叉燒酥、牛肉丸、蘿蔔糕及糯米雞。

我愛喝粥,從台式的稀飯到只見糜不見粒的港式煲粥都在守備範圍內。潮樓的粥和永和誠記的比起來要「顆粒」多了,但我不能說店家沒下工夫,至少碗裡的肉片確實鮮滑軟嫩,如果現在是冬天就好了,那我一定會變得更不挑剔,只要暖人脾胃,就是八十分。

到每家港式飲茶,必點的點心裡,一定會有蘿蔔糕,一則便宜,一則是看工夫,好吃的蘿蔔糕,表皮要脆,糕肉要鬆,潮樓的蘿蔔糕還吃得到蘿蔔絲,攙和在在來米米漿中,像是一種提醒,我們常常把食物精製到忘了它本來的面目,以致於最後根本分不清自己吃下的究竟是真實還是想像。就像曾經從書上看到的,分子廚藝應該是「想像」的極致吧,你只吃到一些「氣味」、「形式」與「口感」但卻絲毫無法觸及食材的本質,有些人覺得這棒極了,但我依然貪戀於舌後三吋的這一點小小快感,小小的,確定的幸福。

當然,也不一定都是那麼確定。每一餐都像是一個冒險,你不知道會碰到什麼狀況,也不知道會不會剛好碰上師父心情不好。不過,潮樓的師父今天心情應該不差,叉燒酥很好吃,層層的酥皮烤得香脆,配上甜膩的叉燒饀,就像是為了在你的舌上融化般的天作之合,讓你滿懷笑意的將他們吞吃入腹。糯米雞份量不大,小瓶子吃了一口說:「就像粽子嘛。」是啊,但是好吃的粽子。瓶子媽和小瓶子都吃不下了,只好還是由我奮不顧身(材)的收拾桌面。

這是一個簡單的下雨裡的簡單的一餐,簡單的食物,簡單的滿足,過日子嘛,真的簡單就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睡覺的獅子 的頭像
愛睡覺的獅子

獅子愛可口

愛睡覺的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