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石料理怎麼樣?好吃嗎?」

從杜樂麗心饌回到公司,碰到同事七嘴八舌的詢問,一時還真是有點語塞,簡單的問題,卻讓我想了很久,就像今天喝到的最後一道茶飲,要到最後一口才能說出滋味,我讓整個下午的餐點在腦中回憶良久良久,終於點頭:「嗯,好吃。」

能夠到杜樂麗吃懷石,是因為一個偶然的機緣,很幸運的參加了由台北試吃會所舉辦的試吃活動的關係。對於從未曾把吃飯當功課的我來說,是很新鮮的一次體驗,尤其要吃的還是很少有機會嚐試的懷石料理,更是讓人食指大動,期待不已。
 
和朋友搭車到杜樂麗心饌,第一眼就看到大門既重且厚,彷彿是要隔絕緊鄰市民大道的忙碌節奏,果然一進到室內就是讓人心情整個沉澱下來的黑。試吃會共有20位同好參加,大家排排坐在一處,像上課似的先聽餐廳執行長說明什麼是懷石,說實話,我沒認真聽,一來網路很方便:)二來,所謂試吃,當然是舌上見真章,不是嗎?
 

前菜有三道,分別是開胃酒-清酒櫻花釀、手造花生豆腐及鮪魚蔬食卷。

 
櫻花釀在燈光流轉下,展現出如同其氣味一般嫣然的艷色,彷彿古事紀中裡的天宇姬,做為預告盛宴的開始,恰如其份的扮演了開門者的角色。當這位緋色的舞者打開了你飢腸轆轆的脾胃後,帶著松子、黑豆與秋葵的花生豆腐就像纒著三面鼓的藝人粉墨登場了,松子的脆、黑豆的甜與秋葵的黏,就像淘氣的頑童,跳來躍去的翻動你的味蕾。做為前奏的尾聲,鮪魚在你仍與豆腐的滋味捉迷藏時,已裹著生菜披上越式春捲皮,羞怯怯的來到你面前,你毫不猶疑的咬下這一嘴濃郁,山與海的風情就這樣一起在你口裡燦爛的粉碎。
 

前菜退下舞台,千喚萬喚始出來的主角:鱘龍魚生魚片氣勢昂揚的上場。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鱘龍魚成了水產的明星魚種,「縱有滿漢雪山熊掌,難得千里江海鱘龍」叫得震天價響,這種在地球活了一億多年的活化石,據說養殖條件非常嚴苛,因此並不容易吃到。杜樂麗心饌為了襯托鱘龍魚的帝王架勢,連盛盤都是用遠從日本而來的萬古燒,一片一片紅白相間的魚片端坐在萬古燒,猶如三月的杜絹盛開。
 

說起這魚的滋味,若是用日本作家的口吻來說,也許會說,這種魚還真是任性啊,居然這麼頑固的活了一億多年也不願改變。果然,一口咬下,就能充分感到這種魚真的是「軔」性十足,即使變成生魚片也不願輕易的向人類的牙齒屈服呢。

 

吃完鱘魚,飲過清爽的保加利亞玫瑰醋後,就來到今天大受好評的和風烤春筍與別具特色的鮮鱒奉書燒及岩燒牛小排。
 
 
 
春筍這道料理並不繁複,只是抺上黃、赤兩種味增再去燒烤而已,但也許正是因為簡單,味道反而更直指人心。緊接著春筍上來的是鮮鱒奉書燒,有一段典故,據說當初會取這個名字,正是因為其形狀像呈給天皇的書夾,所以在吃的時候,似乎也可以感受到主人待客的誠惶誠恐呢。
 
岩燒牛小排的食材新鮮固不在話下,更有趣的是用來燒烤的那一方石板,在一道一道優雅清緻的料理之後,突然來這麼一道要自己動手的餐點,慢條斯里的烤著牛小排,油脂在石板上自然流洩,烤肉的煙霧滋滋作響,讓愉悅的用餐時光彷彿流動的更加緩慢了。
 
接著上來的是五行蔬菜火鍋與飛魚卵拌飯。

 

蔬菜鍋以雞湯為底,味道非常清遠,嚐在口中只能得到淡淡的蔬菜甜味,但做為滋味紛呈的套餐尾聲,這樣的味道也許反而是恰當的。我將鍋湯倒入拌飯,恭敬的捧起碗來綴食著,心情就和千百年前的僧侶一樣寧靜。

 
所謂懷石,原本就是從寺廟中發展出來的料理,清淡與精緻就像是悠揚的二重奏,在每道菜餚中往復盤旋。對於總是習慣匆匆吃食的忙碌現代人來說,品嚐懷石,與其說是在品嚐料理,毋寧說是在品嚐另一種生活。杜樂麗心饌的懷石料理,讓我嚐到了另一種生活的可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睡覺的獅子 的頭像
愛睡覺的獅子

獅子愛可口

愛睡覺的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