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想到飯店隨便解決晚餐,不過精打細算的獅子太太在加減乘除一番後非常聰明的發現,「和吃曼波魚大餐差不多耶。」那還有什麼話說?就去吧。

到了餐廳裡,人聲鼎沸,許多張大圓桌坐滿了客人,儘管事前已經訂了位,卻一直沒人過來招呼。我們站在入口處侷促不安的傻等了三分鐘,向來只會命令我去問的獅子太太,可能因為提議的人是自己,基於自己挖的洞自己跳的原則,居然破天荒的自己跑去找服務生,忙昏了頭的服務生一臉茫然的被拉過來,似乎想不到居然有人會先「訂位」,但還是很盡責的詢問了櫃台,然後隨便找了一張靠門邊,可以坐七八個人的大桌子給我們一家三口。

接下來,又是漫長的等待,又是獅子太太忍不住跑去跟服務生要menu,我們研究了一下,其實也沒研究多久,就決定點最貴的,兩人一份1300元的曼波魚套餐,還搶在服務生終於送來餐具時,立刻就order,以免下一個無止盡的等待。

果然,假裝暴發戶的行徑為我們贏得了驚人的服務效率轉變,簡直就像海泳時速不到40公里的曼波魚突然變身成可以飆速160公里的黑鮪魚--不到十分鐘,我們的桌上已經擺滿了12道餐點裡的前七道,而我甚至連最早上的曼波魚蒟蒻都還沒吃完呢。這大概是史上出菜最快的套餐了,網路上有人抱怨出餐的順序讓人「傻眼」(原文連結:http://blog.yam.com/pumpkins0809/article/17343603)殊不知,這才是最適合我們這些傻瓜的出菜方式-誰叫你來吃的?

首先擺到桌上的曼波涼蒟蒻,盛裝的傾斜式圓磁碗很別緻,但我沒太多時時間好好端詳,因為後面的菜有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逼得我只想趕快把這些蒟蒻吞吃入腹,好讓服務生把桌面空出一點來。但這些蒟蒻非常的頑強,以其又似橡皮糖又似牛肉干的口感,堅持要在我的口中逗留,於是我不爭氣的牙齒只好舉起白旗。

可以「彈牙」的蒟蒻只能算是個小小的前奏,接下來才是真正磨人的「慢板」--芹菜炒龍腸。據說以前漁夫抓到曼波魚都只吃龍腸,想必這是曼波魚最精華的所在,為什麼呢?我猜,這就跟老一輩男人喝酒時喜歡吃魷魚絲一樣,並不是因為口味多好,只是因為可以咬很久,很能打發時間。這道龍腸非常適合不趕時間的「慢活」一族,不僅可以讓你吃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還可以讓你在奮力咀嚼的同時,體悟到大自然所培育生命原來可以如此「堅韌」,吃吧,然後懺悔吧。

整整十二道餐點的「尊爵曼波全餐」裡,最好吃的是口感與做法都像宜蘭糕渣的「曼波豆腐」。至於搭配咖哩醬汁的「鮮炒曼波肉」,在經過前面幾道磨牙菜的「暖身」後,吃來已顯得清脆可人。加了大量蒜頭與蛤蜊的「黃金吉魯湯」滋味鮮甜,倒也頗受好評。XO醬曼波翅則是一道冷盤,擺到中間才出,顯然是為了讓用餐者「冷靜」一下,但口感就像蒟蒻的「進化版」,完全無法讓人冷靜的吃完(用力,再用力一點就能咬斷了)。「俠骨脆珍珠」其實就是炒飯,珍珠應該是指飯上的魚卵,俠骨就是曼波魚骨了,以滋味來說,可以排到今晚的第三名。

最後上的,等等,你一定猜錯了,不是甜點,那是前一道,而是唯一和曼波魚無關的「塑身德式豬腳」,我想這是店家仔細考慮過後的安排,因為這一道菜居然也完全follow曼波魚的精神--以焦脆的硬皮懲罰所有膽敢吃他們的人。

從餐廳出來時,獅子太太的臉色就和天色一樣黑暗(因為付帳的人是她),我看看門旁大大的曼波魚(翻車魚)招牌,想起有篇報導曾說過,曼波魚和鮪魚一樣,「既使死到臨頭,臉上還是掛著傻傻的笑容。」(原文連結:http://www.nownews.com/2004/04/05/153-1611230.htm)突然覺得有點想笑,才怪,傻的是這我們這些想吃牠的人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睡覺的獅子 的頭像
愛睡覺的獅子

獅子愛可口

愛睡覺的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